我一直认为娱乐圈混淆了红人与病人的概念。比如被冠以网络红人的凤姐,实际上是个病人。不过,病人在医院叫患者,到了娱乐圈就成红人了。说凤姐是病人,凤姐肯定会不高兴,喜欢凤姐的人也会不高兴。别急,别急,先看看凤姐的行为——单说最新一次受邀做客女性脱口秀节目中的表现——正常的女人裤子拉链肯定是看的紧紧的,不过到了凤姐那不仅主动爆开,而且特别将里面的秋裤暴露在外,并称那是“专门设计好的造型”;正常的女人评价美女会很谦虚,会很羞涩,不过到了凤姐那就不一样了,提到范冰冰,她说自己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也从来没拿范冰冰当过强敌;至于网络上流传的杨丞琳与凤姐的相似照,凤姐生气表示“杨丞琳一点也不漂亮”。生活中有凤姐这样的病人不奇怪,奇怪的是凤姐这样的病人能成红人。更奇怪的是这样的红人还不止凤姐一人,祖德哥、芙蓉姐、杨二姐,这些靠出位而活的人哪个不是病态十足。在他们之后,还有人争先恐后地病着——选秀现象洗澡脱衣等等,奇怪的是,没有哪个人愿意为她们疗救,只是围观欣赏。为什么病人能够成为人们欣赏的对象,能成为媒体追逐的热点?说到底,还是娱乐圈病了,还是看客病了,还是我们病了。我们病到可以坦然地欣赏发病女人不正常的表现。我曾经想象过,如果凤姐是哪位的亲姐亲妹,当看到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出怪曝丑时,我们会做什么?第一个动作,第二是劝他们别看了。但现在,我们是在不断地刺激或鼓励她们。我们没有看到哪个人出于人道或者责任感地伸出善良之手,拉她们一把。当一个疯子发病时,我们麻木地成了看客,我们已经习惯了调戏病人。因为麻木,我们能陶醉地听一个女人说“我还没和男人睡过,没和男人kiss过。男人我都是开心就叫来,不开心就叫他滚了”;因为麻木,我们能坦然地传播凤姐的疯言“相比做明星,我更想领导全中国人民。”。 我们

河北福利彩票

和凤姐到底谁病了? 如果凤姐被调戏,那病的恰恰是我们。

将拌好的米饭放入一张保鲜膜中,然后包起来攥紧,捏成球状,再按扁成圆饼状,依次做好4份。

为了彻底查清药家鑫案的问题,我们受害人方愿意积极配合二审公诉方陕西人民检察院相关调查工作。

杨永龙:本来你的孩子就是对自己要求过于完乐鱼软件无法登陆美的人,所以她给自己的压力本身就非常大,就是因为孩子在过于大的压力之下才出现的这个问题

周二关注3068颈线位的压力,若能突破,请关注量能的配合及领涨板块是否敢于做多。

毛丹青:正因为我看到日本文化是活的,是同步的,像我刚才讲的故事是一个真事,告诉了我们一个概括的东西,就是日本是一个仪式的国家,一个工匠的国家,就从空师这个段子里可以看出来,它非常讲究,很板,包括讲究手艺,对于这样的一本书我觉得描写日本文化应该是一个大众化的东西,允许各种各样的存在,我并不是说它不好,不是这个意思,是因为有这样的描述,仍然有对活着的日本文化描述,这应该是共同存在的。

(责任编辑:乐鱼软件无法登陆)

本文地址:http://www.ngasih.com/pukeyouxi/youxibaohuang/202110/787.html

上一篇:除了许凯和程潇两位男女主角之外 剧乐鱼软件无法登陆中其他演员也是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字段已标记*